仓木裕香下马番号封面

仓木裕香下马番号封面

岂真邪传阳明太阴耶?但散其寒,诸证即瘳;亦有略须兼顾者,必其内虚之第九须求寒热气化之真际。一以被劾褫职,先患遍身肿,气促喘急,日夜危坐,不能正卧,医治暂愈,仍觉声粗气浮,两腿少力,秋分复发,无能为矣。

若久病阳微,肾气上越者,其势更难挽回。又有人焉,肝气壅实,妄言妄怒,既而脾气受制,饮食减损,日就委顿,亦是实生虚者也。

缓者,呆软无气也;滑者,断而不续也。此治真虚之法也,虚损病中之万一耳!此外又有尸鬼注,世称劳瘵,此乃蚀怪证,不在虚劳之列。

阴踞于内,升降不调,阳欲内返而不得,此阴力之能格阳也;阴虚不能维阳,无根之阳不能内返,游弋于外,此微阳之自外越也。中国谓之药子,去外粗皮,取中仁,研细末用。

此偏于阳盛一边,故其脉洪大而充实有力。 试以寒热明其表里俱寒者,治宜温中以散寒,里气壮而外邪可退矣。

更有邪气未及彼经,而彼经为之扰动者,其见证必有虚实之不同。 刚柔二字,只以分风寒、湿热之轻重,若细求之,即刚痉,亦何尝不由津气之不足?津充气旺,即风寒深入,亦何至成痉耶?痉有寒湿外束,阳气内伏而然者,脉紧、无汗是也。

Leave a Reply